苦瓜棚下的修行世界


用愛與土地培養感情


良能非源自天賦,而是了解土地、作物與人之間的微妙法
你有「綠手指」嗎?有些人,有一雙巧手,是能觸手成春,所到之處綠樹成蔭、百花綻放的園藝高手,人們稱為「綠手指」,這是源於西方童話,大意為只要被故事中的小男孩碰觸的土地,都會綠意盎然、花團錦簇,而在靜思精舍,有些師父似乎與生俱來的有「種什麼活什麼」的良能。

「花東這邊的天氣不似屏東南部那般日照充足又穩定,有時候可能連續幾天沒有陽光,日照時有時無,所以苦瓜不是那麼好長…」,有多年種植作物經驗的精舍師父道出精舍種植苦瓜有先天不足的因素。

雖然如此,師父們仍有一套獨特的種植方法,那並不是我以為的科學方式,而是憑著對土地的一個直覺、對土地的一份熱愛與敏銳,然後不斷的付出與呵護,用的方法就是如此單純的心念。
瓜棚下,已有包袋的小果。
炎炎夏日,常住師父一起幫忙苦瓜包袋。

包袋摘果,照料有方


仰頭彎身勤包袋,摘果整蔓樣樣來,偶留小果有用處
五月底,炎炎夏日、熱氣在天地間發酵著,常住師父們一如往常頂著大太陽、騎著三輪車來到了苦瓜園出坡,大家腰際繫著半身綠圍裙,圍裙的兩邊口袋各放有厚厚的紙袋,那是用來苦瓜包袋的。

因為苦瓜已經開始結小果(約 2 ~ 3 公分)了,師父們每天得在棚內外將端正的小果實包袋,用來防止蚊蟲、蒼蠅的危害,同時順便將小果引入棚內或牽引棚上較高的位置,這麼做是為了避免落地的小果,浸泡到畦面的水而腐爛掉,影響了收成,白費了心血。

除了包袋,師父在棚內也需要同時整蔓,遇有畸形果(彎曲狀)或是已有病蟲害的小果,就必須要「摘果」,也就是必須在幼果的時候及早摘除,才能將養分集中供給給端正的小果,維持苦瓜的品質。

驚嘆師父的視力有如鳥目,只要在其「視力範圍」內短暫掃過,就能迅速的命中目標,找出那蔓藤中的小果。

但我們仍無法避免的還是有些小果已被蟲蠅叮咬,像這樣的小果,多半是摘掉,當作肥料幫土地加料,但少部份會繼續放著,一方面用來餵飽蟲蠅,一方面減少蟲蠅危害端正小果的機率。
小果雖然端正,但已遭蟲害,圖中叮咬處猶如針孔般細小。
畸形果,需要及早摘除。
端正小果,需要馬上包袋,以防蟲害。
師父頂著斗笠,仰頭彎身,靜靜的將苦瓜細心包袋。

果大飽滿,歡喜採收


當棚下的白色紙袋不輕易隨風搖曳,便可歡喜採收了
包袋後約兩三週就差不多是苦瓜可以收成的時機了。六月初時,我見師父們和志工正在苦瓜園裡,畦面上多了好幾個大籃子,仔細一看,正在採收苦瓜。

師父用手一摸包袋,便能知道苦瓜是否長夠好、有沒有「ㄆㄥˋ ㄆㄥˋ」的;如果苦瓜中間扁扁瘦瘦的,則還可以繼續在瓜架上長個一兩天,到時候再來採收。

想到當初幫忙包袋的小果,現在已圓滾滾、沉甸甸,已經大到連紙袋都不能包覆,心裡其實很期待看到苦瓜真面目,當紙袋拆開,見到一條條都翠綠的很漂亮,期待的心情瞬間化為喜悅了。

時間回到五月底苦瓜包袋的情況,酷暑之下,蚊蟲叮咬苦瓜也咬我們,師父們雖有斗笠遮陽,但仍揮汗如雨下,即使如此,依舊靜心面對每一個環節,而今這些漂亮苦瓜的收成,卻是最真真實實、最美好的回饋,十足令人欣慰與感恩。
今年的苦瓜大而飽滿、表面瘤狀突起大顆,品質不錯。

過熟苦瓜 送進大寮惜福


汗滴禾下土,當知種植人的辛勞,應更惜福愛物
為了保持食用品質與風味,採收時已過度成熟的苦瓜,就必須另外挑出,雖然無法做為原料,但可以送進精舍大寮煮湯惜福
栽種是靠天吃飯的工作,無論是天晴或是下雨,都有令人擔憂之處。跟著師父採收的那天,剛好梅雨季過後,我見師父從草地上撿起幾顆已經長得夠大,但紙袋已略顯破爛,還有土沙覆蓋其上,這樣的苦瓜,八九不離十會因為浸泡而爛掉了一部份,我惋惜著那幾乎垂手可得的苦瓜,不捨師父辛勤耕耘,卻因為連日豪雨而有所損失時,師父卻說,比起那些農民,我們還算好,如果是那些農民就怕是血本無歸了。想想也是,當我們生活中遇到不如意事時,不妨換個角度看,轉個念,境便隨心轉了。

這批精舍師父自耕的苦瓜是製成靜思「山苦瓜味噌湯」的原料,為了保持食用品質與風味,採收時已過度成熟的苦瓜,就必須另外挑出,雖然無法做為原料,但可以送進精舍大寮煮湯惜福。

師父說:「味噌可以抗輻射,像你們常用電腦的人,可以多食用味噌湯…」早上才聽師父分享,中午大寮就煮了一大鍋消暑的「苦瓜味噌湯」,微黃的湯中搭配著翠綠與橘紅的苦瓜,雖然是惜福的苦瓜,但是苦瓜風味未減,依舊清苦但更加甘甜。依舊靜心面對每一個環節,而今這些漂亮苦瓜的收成,卻是最真真實實、最美好的回饋,十足令人欣慰與感恩。

甘願付出 感受幸福


出家人無處不是修行道場,瓜棚下即是行在菩薩道上
甘願做,內心平靜,就能面對一切困難。
內容來源:《靜思人文》林聖玉師姊撰稿。
「六和」為:一、戒和同修;二、見和同解;三、身和同住;四、利和同均;五、口和無諍;六、意和同悅。